《非理性冲动》


我将(冲动的)思维活动命名为系统I,这些都是相关例证。系统I让我们在没有意识到现象背后发生的一切时,就迅速而机械地做出反应。而(深思熟虑的)系统R则正好相反,它更慢也更有条理,当我们试图解决一个棘手而生疏的问题,或者在非常规状态下做决定时,就会运用这种理性思维。

思维系统I是我们和其他动物共有的一种思考方式,它是在意识之外进行的。它会将不同的事件、人物、活动以及状况自动归类。当我们需要对快速发生的事件做出反应时,系统I便开始工作。这种思维模式兼具迅速、情绪化以及概括性等特点,促使我们即刻做出反应,而我们却不明白为何会如此反应。系统I还很容易被蒙蔽。 思维系统R是受我们的意识控制的思考方式。它是理性、合乎逻辑和持怀疑态度的,总是不停地发问,又不停地寻求答案。系统R承担着分析、计划、计算、预测、奋斗等各项工作,尽管通常完成得并不出色,但对系统I导致的冲动的思想和言行还是起到了约束和调节作用。系统R让我们能够“思索思考本身”,痴迷于抽象、假设的推论,去计划、预测和预知,让我们有能力构建思想模型,创造一个虚构的未来。它赋予我们独一无二的潜能,让我们在解决问题和做决定的时候有更多理性。它是有意识的思考,具有缓慢、善于分析、连贯有序等特点,是可控的,同时还与语言相关。系统R的处理能力较弱,要求我们有很强的记忆力,付出很大的努力。

在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极少注意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除非出了什么岔子。其结果可能只是一段小插曲,也有可能是大祸。

抵挡美食的诱惑似乎造成了实验对象的精神损耗,第一组实验对象在面对挫折的时候更容易放弃。抵挡住巧克力的诱惑去吃萝卜——尤其在巧克力唾手可得的情况下——似乎会耗费一些资源,使人在困难面前显得无力。

力有损耗的实验对象会选择吃甜品,而不是健康的燕麦棒。自控力有损耗的实验对象会选择相对没营养的垃圾电影而不是更有价值的艺术电影。自控力损耗后,节食者会吃更多食物,而没有节食的人的食量则没受到什么影响。罗伊·鲍迈斯特指出:“这种区别非常重要,因为它表明自我损耗不仅会增强食欲或者让人更想寻欢作乐,还会使人减少防范意识,做出冲动的举动。”

是在上班之前抑制住了与伴侣大吵一架的冲动,你会发现,在当天的工作中很难抑制对同事的怒火。若是午饭时努力忍住了不吃草莓芝士蛋糕,你会发现下午的时候很难抵挡高脂肪零食的诱惑。前一天晚上睡得越少,第二天抵挡住诱惑就变得越难,若这一天还压力很大,就更难以抵制诱惑。自我损耗引起的自控力减弱可以在本书所描述的任何一种冲动行为中体现出来。坚持节食的自我节制可能会让你更无法抵挡美食的诱惑;在人头攒动的商店购物而且试图保持思维冷静、精神集中的努力,可能会削弱你不买东西的决心。对抑郁、绝望的人来说,应对每天的挑战所带来的压力可能会导致其意志力的严重削弱,用哈姆雷特的话说,“会处于不幸的刀枪棍棒之下”。结果,甚至连自杀都会成为对他们来说不错的选择。现实社会把事业、财富、人脉等同于社会地位和自我价值,需要我们通过心智努力来维持自控力,而心智努力会极大地削弱抵抗冲动和诱惑的能力。

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停下来再想一想。比如,下次当你想冲动购物的时候,离货架稍微远一点,然后从1慢慢数到10,或者最好离开商店出去走走。推销员最怕听到潜在消费者说的话就是“我再想想”。因为他们明白,如果让消费者“想一想”,哪怕只是一小会儿,他们就不太可能购买了。所有的推销实务手册都强调了这一点。

除了停下来再想一想和运用系统R而不是系统I评估价值这两种方法以外,自控力还可以通过锻炼来加强。与用不断增加的重量锻炼肱二头肌一样,通过逐渐增多诱惑能增强自控力。这么做很重要,可以从很多小的方面改善生活,比如,堵车的时候能够压抑怒火不去咒骂其他汽车司机,但也不要克制太多,免得耗尽了自控力的有限资源。再比如,要求自己实现众多新年愿望当中的一个而不是一半。

本文出自 松阳论道 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http://blog.songyang.net/112.html

说点什么吧...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