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本经济学》


 

经济学的范畴远不止于对货币的探讨。广义上,经济学可以被定义成“关于交换的研究”。

在所有关于交换的例子中,都贯穿着稀缺这一共同主题。我们可以简单地解释一下稀缺:我们观察到资源是有限的,但欲望是无穷的。即使比尔.盖茨也面临取舍,不能随心所欲。

稀缺是普遍存在的,因此导致了所谓的“经济问题”:一个社会应当如何利用有限的可支配资源,去生产哪些物品和服务?

有目的的行动与无意识的行为 当我们观察并试图理解世界时,往往会自然而然地作出一个至关重要的区分——分辨有目的的行动与无意识的行为。

我们要么把观察到的事件归因于自然法则;要么认为与人类这一有意识生物的目的有关。简而言之,我们要分辨是否有人类意识参与其中。 这里,我们接触到了一些非常深刻的哲学问题。

了给理解经济理论打下坚实的基础,我们必须区分有目的的行动与无意识的行为。经济学的法则只适用于前者,而不适用于后者。

社会科学中,即便所谓的“事实”也与意识有关

这些概念……不是指这些事物的某些可观测的客观属性,而是指某人对这些事物的看法。甚至不能用物理术语来定义这些概念,因为同一概念的各实体之间没有共同的物理属性……要想定义这些概念,只能通过阐明以下三项之间的关系:(1)目的;(2)抱有此目的的人;(3)在此人心目中,能作为恰当的手段来满足此目的的实体。

长期看来,在“硬”科学领域里,理论如能系统又明确地带来更准确的预测结果,它将最终取代其他对手。

社会科学领域的多数专家们认为,同样的“科学方法”也应该适用于社会科学。可问题是,他们的研究对象确实有自主意识。几乎不可能发展出一套精确的法则,来准确地预测人们在不同情况下的行为。在社会科学领域,尤其是经济科学里,事物如此复杂,以至于多数情况下不可能进行真正的控制实验。

经济学的理论家们面临着两个严重的问题:(1)他们的研究对象有自主意识;(2)控制实验在化学这样的自然科学领域里司空见惯,但却极难在经济学领域里实施。这些区别部分地解释了,为什么比起经济学这样的“软”科学,所谓的“硬”科学在客观性上更加声名显赫和成功。 然而,比起自然科学家,经济学家确实有一个极大的优势:经济理论家们自己也是会思考的人,有着意图明确的目的。他们可以从内部观察经济行动,因此更容易理解经济体中其他成员的动机和他们面临的约束。相反,粒子物理学家可想象不出“变成夸克是什么滋味”,于是,他们只能依赖熟悉的实验技术来洞悉粒子的行为。

经济学原理与法则也与几何学一样,不必依靠实践来检验命题是否成立。因为任何显而易见的证伪仅仅意味着,检验时缺少证明需要的条件而已。尽管如此,你将发现,通过审慎的自省和逻辑推理获得的这种“不切实际的知识”,确实能让你理解真实世界的全部复杂性。

为了发现经济学原理,经济学家依靠自己体验的有意识行动,并从体验中推导出逻辑蕴涵。从这个方面看,经济学不像物理学,更像几何学。

因为有目的的行动关联着实施者个人,所以,当经济学家试图用有目的的行动来解释事件时,最终必须将行动分解到个人的动机或目的。

行动只能由个人“实施者”来完成。只有个人具有目的,并能付诸行动以达到目的。并不存在所谓“团体”、“集体”或者“国家”的目的和行动,因其不能由三教九流的人各自行动所产生。 “社会”与“团体”不能独立于成员的个人行动而存在。因此,“政府行动”的说法无非是一种隐喻,事实是, 一些人与另一些人确定了关系,并以被他们自己和其余的人认可为“政府的”方式在行动。

行动一定需要人来实施。接下来,我们可以进一步地推导,当我们说一个人采取有目的的行动时,言下之意是他的意识里有一个目的或者目标。记住,我们不说“棒球想要落回到地面”。但我们却会说“飞行员让直升机降落下来,因为他想去洗手间”。 由此可见,当我们说起他人有目的的或意图明确的行动时,无疑在暗示他们有自己的观点或愿望,认为世界应该呈现出何种面貌。在经济学中,我们用偏好一词来描述这些感受;因为人们偏好世界所呈现的一种状态甚于另一种状态,所以才会按照自己的想法采取行动。

因为偏好与具体的个人紧密相连,所以我们说偏好是主观的。可以这么说,主观陈述与客观陈述的区别,类似于观点与事实之分。我们完全可以说“玛丽喜欢香草味冰淇淋甚于巧克力味的,但约翰喜欢巧克力味甚于香草味”。这两句话之间丝毫没有矛盾,因为对冰淇淋口味的偏好是主观且因人而异的。

偏好是一种排序,不能量化

假设萨莉有3个朋友,于是,我们说在她的意识里认为这3个人都是好朋友。接下来,我们可以进一步要求萨莉给朋友们排个名次。她可能会说比尔是最好的朋友,玛丽是第二好的朋友,而乔排在第三。这样的说法是完全有意义的。 但要是我们接着询问萨莉,“比尔这个朋友要比玛丽好多少”,这听起来就有些奇怪了。而如果我们问她,“你对比尔的友谊至少比对乔的友谊多30%吗?”,那么就已踏入荒谬的境地了。这个故事的寓意在于,尽管我们可以给友情排序,但却不存在客观的“友情砝码”,能让我们在幕后衡量友谊的重量,以决定排序的结果。

不同人的偏好不能加总 如果偏好因人而异,并且根本无法测量或者定量研究每个人的偏好,那么显然,企图将个人的偏好合并或汇总得出“社会”的偏好,则是毫无意义的。

偏好:个人的目标或欲望。经济学家把个人的行动解释成试图满足自己的偏好。

因此他们不被认为是经济物品。 我们一定要意识到,要让一件物体成为物品,必须有人对它的计划与使用。

如果克鲁索不知道椰子可食用,那么他就不可能认为椰子是物品。另举一例,小岛上的某些植物很可能会有药用属性。但是,如果克鲁索对此一无所知,那么这些植物将不可能获得经济物品的地位。

既然我们已经了解什么是物品,接下来,可以开始给物品分类了。

有一些稀缺的物体可以直接帮助达到目的,例如,小溪里的流水可以直接止渴,椰子可以直接果腹,经济学家称之为消费品。

现在克鲁索认为棍子也是物品,尽管不能吃,但却可以间接地帮助他达到目的。经济学家把类似棍子这样的物体称为生产品,或者生产要素、生产资料。

当克鲁索把体力劳动用于满足间接的目的时,他是在从事劳动生产。另一方面,如果他运用自己的双手、大脑等等来获得直接的满足,经济学家称之为休闲。为了达到自己认为最重要的目标,克鲁索将在劳动与休闲之间分配自己的“身体力量”。一贯以来,经济学家用劳动的负效用来强调这一事实,即休闲是人的直接享受。只有当通过劳动能间接地达到更重要的目的时,人们才原意牺牲休闲来进行劳动。

经济理论史上最重大的一个突破,是认识到人们评估物品的价值,不是按照物品的整个类别,而是按照物品的单位来进行。用经济术语来说,人们对物品的估价基于边际效用。

当他对比一个椰子和一块手表的价值时,他要考虑的是一个单位对实现自己目的的影响。尽管100个椰子确实比100块手表重要,但与克鲁索无关,因为那不是他逃出着火的小屋时面临的问题。此时,他要决定的是,是否一个椰子比一块手表重要。如前所述,损失一个椰子的影响微乎其微,仅仅意味着日后少吃一点点,或多加一会班。经济学家会说,“在边际上,损失一个椰子是无足轻重的”。

简单的说,克鲁索所作的决定是为了达到自己最重要的目的。用经济学的语言来说,克鲁索的行动是为了满足排序最高的偏好。有些经济学家会说,克鲁索是为了实现“个人效用最大化”。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警告。当克鲁索作选择时,他不能仅仅考虑自己主观意识上的收益。也必须考虑成本。一项决定的成本,就是因这一决定所放弃的其他目的中,最为重要那个目的的价值。经济学家为了解释清楚这一概念,通常使用一个更长的名词-机会成本。它被定义为主体为了某项选择,而不得不放弃的次优选择带给他的价值。

经济学家会这样解释克鲁索的行为:克鲁索认为拥有手表的收益多于损失1个椰子的成本。他们实际上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说:拥有1块手表和99个椰子,比拥有100个椰子但没有手表,能达到更重要的目标。

人所作的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是把时间与其它资源投入到现在还是未来。通过储蓄与投资,人们牺牲当前的满足,但却能在未来获得更多的满足。

经济学家说,只要主观收益超过成本,人将一而再,再而三地忙于一项行动。

劳动的负效用:经济学家的术语,用来描述人更愿意休闲而不是劳动的事实。人为了获得间接的回报才会去从事劳动。

生产率:一件生产要素在一段时期内的产量,通常特指劳动力。

均衡:当所有的动荡与变化都平息后得到的稳定状态。

边际效用:经济学术语,指一个新增单位的物品或服务所带来的主观满足。

收益:由一项行动方案带来的主观满足。

预期:人对未来的预测,其中包含着人对“世界运作的方式”的理解,并依此来引导当前的行动。

市场”不是一个人,甚至不是交易的场所,而是指私有财产主之间的互动合作关系

我们最后要指出,最重要的财产是你自己的身体。无论对于小岛上的克鲁索还是大城市的脑外科医生,经济体系中最有价值的部分,都是由人所提供的服务。

套利机会:同一种商品的卖价不同时,能够 “稳赚一笔”的机会

绝对优势:当一个人执行某项任务时,每小时的产出数量超过别人的优势。 比较优势:在一个人拥有优势的所有任务中,一项具备最多优势的任务,称为具备比较优势。(即使玛丽拥有每项任务的绝对优势,吉姆仍可以在某一任务上具备比较优势。因为,很可能玛丽在其它任务上具备的绝对优势更大。)

成功的企业家以及创业者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不会纠结于过去与当前,而是根据自己对未来的洞见来处理事务。他和别人一样看到过去与当前,但却以独到的眼光去判断未来。

货币利润:收入比开支高出的金额。

边际生产率:多雇佣一个工人所增加的收入。

不道德的事和违法的事之间有重要的区别。就非法毒品的问题而言,从个人道德立场上谴责吸毒,与从法律上支持毒品合法化,这两个立场是前后一致的。(如果有人认为出轨者不应该坐牢,并不意味着此人纵容通奸。)

罪恶税:对香烟和酒一类商品征收的高额销售税,不仅为了增加税收,而且鼓励人们减少购买这些不良物品。

危险津贴:为了吸引工人从事危险行业而必须额外支付的薪水。

历史上,政府的统治者们也不肯放过“货币市场”。古往今来,各国政府有系统地让货币贬值——也就是降低单位货币的市场价值——来让自己致富。

消费价格指数(CPI):劳工统计局用来衡量影响普通家庭“价格水平”的指标。CPI是汽油,食品和其他常见物品价格

贬值:政府削弱货币的政策。当硬币的价值由含有的贵金属确定时,贬值的意思是熔化硬币,混入贱金属并重新铸造硬币;在法定货币下,贬值的原因是快速创造新货币,因而降低单位货币的价值。

本文出自 松阳论道 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http://blog.songyang.net/115.html

说点什么吧...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