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


 

“凡是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新约·马太福音》

实践智力包括“知道该向什么人说什么话,该在什么时候说,怎样说才能达到最好效果”。这种技能更像是一种程序化概念:知道如何做某事,而不需要知 道为什么知道,也不需要解释为什么。这种技能本质上是一种实践能力:这不是关于如何辩解的知识,而是帮你正确了解形势从而获得你想得到东西的知 识。准确地说,这是一种与智商测试所考查的逻辑分析能力完全不同的能力。用技术术语来说,就是普通智力与实践智力“相互垂直”:一方存在不代表另 一方也存在。

中产阶级父母总是和孩子商量事情,晓之以理,他们不会硬性下达命令。他们希望孩子与他们顶嘴,和他们讨价还价,并站在成人的角度问他们问题。孩 子如果在学校表现不佳,富裕家庭的父母总会责备老师,他们总站在孩子这一边。拉里奥跟踪研究过一个富裕家庭的女孩,因为她错过了进超前班的机会 ,孩子母亲就想方设法让孩子补考,给学校递申请,最后让女儿如愿进了超前班。作为对照,贫困家庭的家长总是震慑于权威,行事消极,停滞不前。

拉里奥把中产阶级父母对孩子的教育风格称为“协同培养”(concerted cultivation)。这种模式倾向于“发掘孩子的天分,培养孩子的主动性和技能”。作为对 照,低收入家庭对孩子的教育策略为“自然成长”(accomplishment of natural growth)。这些家长只把抚养子女成人看作自己的责任,而把孩子的成长与 发展看作孩子自己的事儿。 拉里奥强调,一种模式并不一定优于另一种模式。照她看来,家境贫寒的孩子更懂得守规矩,更少发牢骚,在如何使用自己的 时间上更有创造力,有很好的独立性。然而,协同培养模式带来的好处更多。富裕家庭的孩子活动表总被安排得满满的,他们经常在各类体验中来回穿梭 。孩子们学会与他人协作完成任务,学会在复杂的组织结构中应付自如。他们还学会如何舒服地与成年人打交道,在必要的时候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用拉里奥的话说,中产阶级的孩子最终形成了“权利”意识(a sense of entitlement)。

“这些孩子的行为表明他们认为自己有权提出自己的特殊要求,有权参与制度互动。他们在各种情景中更加自如,愿意分享信息,并希望赢得别人的关注 ……通过互动来满足自己的偏好是中产阶级子女的一贯做法。”他们对游戏规则很熟悉。“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虽然才上四年级,但已经能站在维护自己利 益的基础上行事了。他们要求老师或医生调整办事程序以满足自己的需要。” 作为对照,劳动阶层家庭孩子的性格被认为是“疏离,疑虑和有强迫症”。无论 在什么环境下,他们都不知道如何为达到良好愿望“制定策略(customize)”(拉里奥的绝妙用词)。

他成功地将与成人的均势状态转向有利于自己的一面。这种转换十分流畅。 通过这么做,他成功地将与成人的均势状态转向有利于自己的一面。这种转换十分流畅。

通过这么做,他成功地将与成人的均势状态转向有利于自己的一面。这种转换十分流畅。亚历克斯向来被人客气地对待。他被看成是独特的孩子,值得成 年人特别关注和感兴趣的孩子。这就是在协同培养中形成的主要性格特征

荣誉文化可以用来解释美国南方的犯罪模式为什么如此独特。这些地区的谋杀率是全美国最高的。但是,财产犯罪和“外来人口”犯罪——例如抢劫案 ——却很少发生

”在穷乡僻壤,暴力案件发生的原因不是经济状况,而是个人尊严,人们实际上是为自己的荣誉而战

缓和性语气”(mitigated speech),这一术语是指:低调处理所说内容以取悦听众。当我们表示礼貌、害羞、窘迫,或对权威的恭敬时,我们会使用缓和性语气

  1. 命令:“右转30度。”这是对某事特别关切的最直接最清晰的表达。缓和性为零。
  2. 机组人员责任性陈述:“我认为我们需要向右调整航向。”注意这里使用 了‘我们’,要求的精确度大为降低,语气稍微缓和。
  3. 机组人员建议:“让我们躲过坏天气。”这是不明确陈述,意思是“我们一起面对”。
  4. 询问:“你准备往 哪边调整航向?”这种句式比机组人员建议更弱化,因为说话者表明飞机不在自己掌控之下。
  5. 偏好:“我觉得我们向左或向右偏转比较好。”
  6. 暗示:“前 方25英里处天气可能不太好。”这种语气是所有语气中最缓和的。 费舍尔和奥瑞森努的研究发现,绝大多数机长在该情景下会以下达命令的方式提出要求 :“右转30度。”他们是在对下属说话,所以可以直言不讳;而副机长则是另一个极端,因为他们在和“老板”说话,所以他们绝大多数选择用最缓和的语气表 达,他们采用了“暗示”。

在霍夫斯泰德的几个维度中,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权力距离指数”(Power Distance Index,缩写为PDI)。权力距离是指人们对待比自己更高等级阶层 的态度,特别是指对权威的重视和尊重程度

身上的某种意愿驱使她做这种努力,”舍恩菲尔德说,“她并不接受肤浅的解释,然后说一句‘是的,你说得对’就走开;她愿意更深入地理解,这一点异乎寻 常。”他把录像退回到蕾妮发现斜率造成图形改变而露出一脸好奇的片段。 “看,”他说道,“她恍然大悟。许多学生对改变斜率造成图形变化无动于衷,而 她却在思考:‘这跟我想的不太一样,我不太理解。但这一点一定很重要,我想找到答案。’当她最终找到答案的时候,她说:‘是的,这就对了。’”

本文出自 松阳论道 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http://blog.songyang.net/65.html

说点什么吧...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